南京 巷弄里的民國

南京是一座從不缺乏古跡的城市,從2400年前傳說的范蠡建城以來,那些曾建起的城與城墻,代代損毀,代代重建,有吳頭楚尾的傳說,玄武朱雀萬春千秋這些六朝風流的名字,明清兩代對金陵四十八景的圖詠,而距今最近、保存最為完整的還是那些民國遺跡。隨著中國一線城市的建設,南京也不可避免地漸漸模糊了古都樣貌,只有幾條路,幾座民國建筑,幾片尚未拆遷的老街區,讓來來往往的人心中情愫縈繞,這里是南京。

南京 巷弄里的民國

從空中俯瞰頤和路一帶,民國似乎從未遠離。

懸鈴連成民國路

南京真正作為民國首都的時間也不長的。翻開民國文人書寫的南京,鐘敬文的《金陵記游》、周作人的《南京下關》、徐悲鴻的《對南京拆城的感想》、周瘦鵑的《秋棲霞》,那些文章里的山山水水、人名地名,還能和今日城市對應得上,讓人不得不佩服這座城市總是在各種歷史洪流里不疾不徐的氣度。

從1912 年元旦孫中山先生在這座總統府就職,到1927 年3 月國民革命軍光復南京,民國成立最初的歲月里,南京有15年都處在北洋政府統治期,并沒有大規模的市政建設。1928 年起,民國政府修建了中山大道,貫穿城北、城中、城東,穿過明故宮,直通中山門,不僅是為了孫中山先生靈柩經過,也永久改變了南京古城的空間結構,可以說奠定現代南京城市結構的基礎。中山大道和陵園大道沿線兩側栽種行道樹數千株,兼及國府路(今長江路)及江蘇路,幾十年來已經長成南京人頭頂的那片綠蔭。傳說這些行道樹的來歷不凡,是東南大學的一位教授常宗惠從上海法租界購買的懸鈴梧桐。僅僅在這幾條民國栽種了梧桐的道路下散步或騎車經過,就足以感受到南京那段民國歷史的存在。想要繞過排著長隊的游客,大致看過總統府的民國建筑結構,還有一條捷徑,就是穿過總統府一側的東箭道,一道之隔,是著名建筑師貝聿銘先生晚年留在南京的一座六層樓的建筑,外表方方正正,淡淡的米色好像良渚文化的玉琮,從樓里的房間望出去,正好俯瞰整個總統府的花園建筑,南京圣和府邸豪華精選酒店,機緣巧合地誕生。

南京 巷弄里的民國

長江路上的懸鈴梧桐是南京的標志。

這里從前是一座車站,1912 年1 月1 日,孫中山先生從上海坐火車到南京下關,又改乘市內小火車到達東箭道這個位置的下車點,前往旁邊的總統府就職。之后很長一段時間,這里都是南京市內的交通樞紐。直到20 世紀初城市改造,一家很有實力的企業買下這塊地,想要改建成辦公大樓,施工隊卻在打地基的時候挖出了六朝城墻遺址。這下子,長江路的歷史又推到了1800 年前。為了保護遺址,業主決定把挖出城墻的地方建城一座六朝博物館,這片土地隱藏的六朝文物都在這里展出。生于民國的建筑大師貝聿銘先生被邀請來做設計。也許是冥冥中注定這片建筑要守護總統府,曾經作為孫中山先生下車點的地方,是不是可以有一座紀念他行旅的“家”呢?和六朝博物館連為一體的南京圣和府豪華精選酒店,正是呼應“總統府邸”的概念,為愛好民國文化的旅行者營造家園。這座酒店提供的不僅是民國的優雅氣氛,還有真正擁有民國記憶的行政總廚黃俊斌先生和他拿手的民國菜。他有一道拿手的“慢燒坨坨雞”取自抗戰時期國民政府軍入川的做法,幾根柴火點燃后圍成一圈,把整雞團成一坨,一只小鍋扣在中央,火星時有時無,以這樣的溫度將雞肉慢慢烘熟。黃先生不忙的時候,也會流連在南京的小巷子,找找師父記憶中民國的影子。他推薦住店客人去隔壁的六朝博物館,人少的時候,就像是單獨開放一樣,可以安心沉浸在青瓷的色彩和質感中,或是南朝碑帖瀟灑的線條里,民國的每一分美,都源自歷史的沉積。

南京 巷弄里的民國

頤和公館酒店內的民國人物故居被設計成面向公眾的展覽館。

民國記憶的價值

長江路是保留了最多民國公共建筑的道路,這與這個區域在1929年的《 首都計劃》中被劃為行政文化區域相關,一路向東,可以看到原名國立戲劇音樂院的國民大會堂,是民國時期設施最先進的大會堂;還有一座1936 年竣工的國立美術館,是新民族建筑形式的杰作,如今是江蘇美術館的舊館,同一條路上的美術館新館采用了德國風格的羅馬洞石幕墻,如同雨絲落地一般的造型和典雅的新民族建筑遙相呼應。

在原首都行政區的這些主干道上,還能星星點點看到保留下來的民國建筑,但是要找到一條完整的民國街就不那么容易了。沿著長江路向南一條路,就是直通中山門的中山東路。這條主干道西接新街口,從新街口沿著中山南路直接南下,直到中華門城堡之內,那片地帶就是有名的老城南(秦淮區)了。這一片城區的歷史,比民國的建都史要長許多,最早可以追溯到明朝,因此曾經保留民國南京市井生活的一面。傳統街巷中,房子和房子,人與人都保持一定的距離,不緊密但也不疏遠。這種令人舒服的空間感,即使今天穿行其中都能輕易察覺到。繞過晚晴民國時期最大的私宅甘熙故居,升州路路口的美大紙行曾經是民國南京城南的最高樓,如今掛著“觀筑歷史建筑文化研究院”的石牌,低調的牌子幾乎與建筑本身合一,不留心找不到。這座上世紀30 年代建筑,Art Deco 風格,飾紋帶有新民族主義典型特征,推門而入,一樓是一個民國古董書票的臨時展覽,拾階而上,可以看出這部分建筑被修繕得極巧妙,不經意間恍若穿越了時空,二樓的研究院也是院長陳衛新先生的設計工作室,滿滿的書堆放在民國樣式的桌椅上,中堂的書法也極方正,如果不是主人年紀尚輕,真讓人懷疑是穿越到了某個民國先生的書齋里。

南京 巷弄里的民國

南京大學的賽珍珠故居建于民國時期,在保護重修后擬對游人開放。

“為什么民國短短幾十年,能在南京產生這么多極具風格的建筑?”出生在揚州古老宅院、在南京師范大學度過自己青年時光的陳衛新先生,將南京帶給自己的疑問變成一個個研究課題。陳衛新尋遍南京,為所有的民國建筑建立檔案,同時做了大量的設計工作。在歷史街區1912設計民國主題餐廳民都薈,在“總統府”設計民國書店、愛德基金會,在南京大學修復了“賽珍珠紀念館”,在1865 凡德文化藝術街區修復了金陵制造局……前后修復了全國文保單位3 處、省市級文保單位7 處、其他民國建筑20 多處。出過幾本詩集的陳衛新為南京民國建筑寫了數不清的方案,畫過數不清的圖。南京的民國建筑很多都成為了機關單位,普通游客很難見到。陳衛新“發掘”出一條“看得見的民國”私家旅游路線:南京藝術學院——南京師范大字——南京大學——東南大學。對于喜歡民國文化的旅行者,他也推薦去看看頤和路的頤和公館和中央路的柴門藝術空間,了解民國記憶如何活化,對今天產生新的價值。

南京 巷弄里的民國

頤和公館內的別墅和三輪車呼應民國主題。

頤和公館民國史

毗鄰南京師范大學的先鋒書店五臺山店在廣州路上,曾被CNN 選為全球最美的書店。由地下車庫改造而成的書店,入口處就有一個民國書店的專區柜臺,再往里走,保留著車道痕跡,空間呈現緩坡一般層層而上的樣貌,讓閱讀分區更有層次感。書店的建筑也不刻意營造設計師本人對民國建筑研究的痕跡,只是在氛圍上十分簡樸,有些像南京師范大學附近漢口西路上的唯楚書店、文友書店和西康路上的樂書社,雖然后三家是十幾年來南大學生喜歡光顧的小書店,卻有著和先鋒書店不相上下的氣場。民國作家阿英寫《 陵汴買書記》,女詩人方令孺寫《南京的古董迷》,可見南京人喜歡淘書的習氣,百年來都是如此。

1927 年,中華民國定都南京后,發布了由蔣介石親筆題字的《首都計劃》,這是一份城市規劃文件,其中的產物之一,就是上層人士住宅區——37.8 萬平方米的頤和路公館區。很快,一幢幢風格各異的別墅陸續建造了起來,而云集在此的正是國民黨的高官名流、達官顯貴以及外國公使。這里共矗立著225幢保存較為完好的民國建筑,分別以頤和路為中軸,被“珞珈”“靈隱”“普陀”等道路分割成大小不等的12 個片區。這些名人故居建造的故事也頗為有趣,雖然每座公館都由主人自己付費邀請當時的知名建筑師設計,但是設計方案都要交由當時的民國政府工程部門審批,通過后才能按照各自的趣味建成英式、法式、西班牙式的小別墅,這也是由于當時的國民政府懷著想把這一區建成城市住宅的樣板這樣的雄心所致。雖然公館區的建筑都是中西合璧的,但從圍墻的設計和植物的栽種可以看出,明顯不同于上?;蚴翘旖虻淖饨璧?。時隔幾十年,這里的建筑經歷了幾百戶人家的雜居,修復后仍然保存著雍容的氣度。

雖然公館區的多數建筑仍為機關辦公所用,不可以隨意參觀,但最東面第十二片區卻還可以滿足游人體驗民國建筑的好奇心。經過南京政府保護性開發的決策和城市專家、學者的多方協助,這里已經成為頤和公館,一處南京獨有的精品酒店展覽社區?!霸谶@里籌建的時候,因為靠近作家協會,我們就請來研究南京城市史的作家薛冰先生來做顧問。他給我們的建議就是,不要僅僅把這里當作奢華酒店,而是要成為一個展現民國建筑魅力、歷史文化的公共空間?!鳖U和公館的總經理葛曉棵是個海歸80 后,他帶領的酒店團隊平均年齡比他還要小,這群年輕人在作家前輩的指點下,興致盎然地把頤和公館當作一個小型的文獻美術館來復原。每一扇門都對公眾開放著,市民可以穿過這里的花園,到獨棟建筑里參觀抗戰紀念展、民國美食展、民國服飾展等等,薛冰先生和他熱愛南京的朋友們為頤和公館每一季的展覽提供素材。

南京 巷弄里的民國

中山陵,這座民國建筑群改變了南京的城市格局,至今仍是南京人最愛的散步地。

兩個世界的民國

跟著藝術家的故事走到這里,南京城忽然分成了兩個。一個在現實層面,如同許多奔向全球化的大城市一樣,很多新樓撿起來,民國建筑也因為一些原因保存著,活在當下的人穿行其中,用力地投入當下,南京的過往與他們無關。另一座南京在精神層面,在第一座城里的一些人通過書籍、藝術、攝影或是一時半刻的走神進到保有南京精神的這座城,哪怕古跡都夷為平地,他們仍然摸索得到這座古城的每條路,每座寺院和商鋪,那些屬于城市的記憶,都像他們親歷了一樣,讓他們清晰看得見這座城的未來。而民國,也如同六朝、南唐、大明一樣,是他們通往精神城市的一葉扁舟。

南京 巷弄里的民國

長江路的江蘇省美術館新館展出當代藝術家作品。

位于南京城東中山門的南京博物院,就在重建時造了一條渡往民國的船——民國館。南京博物院的前身,就是民國的國立中央博物院,從1933年蔡元培先生提議籌建,到1948 年才完工,至今還保留著仿遼代風格的大殿,那也是民國建筑的一部分。2013 年經過重建重新對公眾開放的南京博物院,在藝術館的地下三層復原了完整的民國街區。整條街道幾乎囊括了所有民國街區的設施,黃包車、老郵局、火車站、理發店、藥鋪、書店、咖啡廳……令人驚奇的是,這座民國街區,并不是傳統博物館意義的隔著玻璃參觀文物,而是每一座建筑空間都可以走進去,咖啡廳的椅子是可以坐的,真的可以買一杯咖啡聽老唱片,書店里可以買到書,一些商店里也放著博物館的文創品。

整座民國館的設計者之一是南京博物院的展覽設計總監陳同樂。藝術家出身的陳先生被調到南京博物院之后,就開始負責所有展覽的陳列和燈光設計。為了再現民國館的“生活一條街”,陳同樂和南博團隊專門征集了1.3 萬件民國時期的藏品和老物件,參觀者可以毫無顧忌地觸碰這些物件,感受民國的質感。展出的老商鋪并非只是擺設,而是有專門商戶經營的“實體店”,不過經營者不能打出自己的招牌。比如,民國館的新生活書局,就是由先鋒書店負責“運營”。書店里有很多民國時期的老報紙、俄文雜志及民國時期的外版圖書,就像是一座民國時期的書業展覽館。而陳同樂自己,也會在接待訪客的時候專門帶客人轉一轉民國館里的咖啡廳,坐在民國時期的椅子上喝一杯咖啡。除了足以和北京故宮博物院、臺北故宮博物院相抗衡的歷代館藏,南京博物院在布展的先鋒精神上,的確很得民國藝術家的真傳。

當代南京藝術家聚集的地方,還有中央路上與玄武湖公園隔著一道城墻的柴門雅集空間。柴門雅集空間的組織者陳興年先生是芥末美術館的副館長。近幾年,芥末美術館以關注當代水墨的方式頗有名氣,而幾個創始人希望在此之上更進一步,能夠以生活體驗的方式,讓喜歡藝術的人了解到傳統藝術家們的生活狀態,于是就有了柴門雅集??臻g設計完全按照藝術創作的思路,做了一個當代版的中式園林,大廳叫滿目青山堂,相當于堂屋,而進入茶室,就可以按照腳步的節奏欣賞到春夏秋冬四個不同的園子,相互連接、呼應又體現出四時之趣。這里常常有藝術圈朋友自發的各種活動,有時是作家的新書發布會,有時是寺院住持的經學演講,最尋常的是古琴雅集,經常有慕名路過的人,也能坐下手揮五弦,不相識的人通過琴棋書畫交流。這時的南京,似乎令人都不太想念民國了。

在温州开小超市赚钱吗 吉林快3二同号跨度遗漏 重庆幸运农场怎么买 炒股融资系统_杨方配资开户 一分赛车的技巧公式图解 天津快乐十分奖金 上海天天彩选4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蓝筹权重股龙头 急速赛车技巧 3.15股票推荐 炒股380万剩60万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