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昊 | 只要在牌桌上 就會有和牌的可能

最近秦昊一家人都長時間地待在長沙。長沙麻將里最難的是拿到一把好牌但沒能開門和,接下來怎么打?不放炮,不等放炮,靜靜自摸。只要在牌桌上就會有和牌的可能。他說,我人生很長,我何必慌張。

秦昊 | 只要在牌桌上 就會有和牌的可能

秦昊

溜冰場

最近秦昊太紅了,所有人都想跟他爬山—— 拍攝《男人裝》的這一天,我們原本也想誠邀他爬山,但因陰雨天氣放棄。

那天,長沙很熱,我進去拍攝地的時候,秦昊已經在室內蓮花池中,衣裝革履,正襟危站,認真釣小龍蝦。四下放著陳慧嫻陳百強譚詠麟等人的80 年代港樂年代曲。蓮花池旁圍滿了工作人員,再遠些的地方有幾個女孩子在拍照,她們用長沙話小聲耳語:“啊耶張東升在釣蝦嘞。要么爬山,要么下水,也還蠻不清靜?!敝車说亩Z讓我們清楚地感知到,最近的秦昊迎來了人氣暴漲的時期,越來越多人開始熟悉秦昊這個名字且喜歡他,并想得到那個“一起爬山嗎”的同款手機殼。

秦昊 | 只要在牌桌上 就會有和牌的可能

秦昊

《男人裝》的拍攝,聚集了電影界三大難拍題材之二,水和小動物。在溜冰場的空地里,我們支起了一塊白色的放映幕布,秦昊便在這里和一只黑色鷯哥你儂我儂。這只鳥就像是一個暗示,一個預言,簡直符合讖緯學的特質,象征著他最近的一帆風順和振翅待飛。

紛亂之中,鷯哥玩他的手,他也玩它。四下的嘈雜似乎與他們都沒什么關系,當秦昊看向鏡頭的時候,眼神就如同浪子注定漂泊的那般睥睨,看敵人和愛人的眼神是一樣的。

以他和它為圓心,半徑周遭時間的流速消失了。他和那只鷯哥,互相逗弄,互相占據上風。 這一刻很夢幻,不像真實,周遭響起許冠杰《雙星情歌》。電光幻影,作如是觀。

秦昊 | 只要在牌桌上 就會有和牌的可能

秦昊

窗戶紙

“其實我從小并沒有意識到要做演員,不過從初中到高二那會兒放學時候常去租錄影帶,每天都看。從港片開始,看到《教父》、《中國盒子》,后來看《北京人在紐約》。小時候喜歡林志穎郭富城,大一點之后會覺得姜文的電影讓自己感覺到特別有勁。所以后來有一天中午,聽到學校廣播里說中央戲劇學院的姜文得獎了要來(我們學校),便和家里說自己也想去中戲?!?/p>

當秦昊還只是個小鎮男孩的時候,電影拓寬了他的認知邊界。

秦昊對電影的熱愛是狂熱的,過年期間,他看了《小丑》《愛爾蘭人》《婚姻故事》《1917》《波西米亞狂想曲》,現在喜歡的國外導演們是馬丁·斯科塞斯和諾蘭,國內喜歡的導演,他都合作到了。

“那年從柏林下飛機到北京,我就直接去了陳凱歌導演辦公室。他說,有個角色想請你一起來合作。我說:導演沒問題,我等了這個機會十六年了。我從大學畢業就說了想拍陳凱歌張藝謀的戲?!彼凇堆垈鳌防镲椦莸年愋Y,放蕩不羈,是歷史上的禁軍龍武大將軍,他把一個古人演成了跨時代的浪子。對秦昊來說,跟陳凱歌合作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但等到成片出來之后才知道陳玄禮并非電影主敘事脈絡的構件,也會略感遺憾。

秦昊 | 只要在牌桌上 就會有和牌的可能

秦昊

在2012 年以前,秦昊憋足了氣,一心想要成為了不起的藝術家,在獎項上有所斬獲。后來事實證明,這些都并非他的妄念,他成了三大影展的???,參演電影入圍頂級電影節頻次極高, 華人世界里最重要的作者型導演們——從王小帥到婁燁,每個導演提起他都滿心喜歡。2009 年他憑借電影《春風沉醉的夜晚》再次入圍戛納之時,電影《青紅》的導演王小帥稱他為戛納的“無冕之王”。至于導演婁燁的創作圖譜中,他也從未缺席:《春風沉醉的夜晚》、《推拿》、《浮城謎事》,還有《風中有朵雨做的云》……

第五代導演也欣賞他。在張藝謀《金陵十三釵》后,陳凱歌《妖貓傳》也向他發出邀約。至此,作為一名文藝片起家開蒙的演員,他正式經歷了從劇情片到大制作的流變。有些人在自己的行業有僅存性。同類型的人在行業內漸次消失,而他則因為堅守而具備了傳奇的可能性。作為演員,他的職業軌跡也代表了這個時代文化筑夢者共同面對的問題:是要做藝術家,還是要安身立命?

他曾是中戲那些矢志不渝成為表演藝術家而固守清貧師弟們的偶像,為了女兒,他選擇成為另一種自己。他沒有辜負自己,因為市場也沒有辜負他。

“拍《青紅》的時候,我剛畢業,印象最深是游戲機,我和李斌住一起,他總是玩游戲機。沒有我的戲,我就在房間玩游戲機。輪到我來,化妝師說,這舞我熟啊,我就是貴陽的。給我來了一段,我就練。后來拍的時候我一跳,大家都笑,攝影師吳迪大笑,這傻x 太逗了。然后劇組的人就一起跳舞。

秦昊 | 只要在牌桌上 就會有和牌的可能

秦昊

(王)小帥、(高)圓圓、吳迪都在一起跳舞,十分快樂,都是特別好的哥們,那時候的創作真的很好。那個年代的創作太珍貴了,我記得很清楚。反而這三四年的事,可能還記不了這么清?!边@樣的經歷,也是秦昊自己的“隱秘的角落”。

金剛經云,凡所有相,皆為虛妄。他26 歲的時候,電影處女作《青紅》獲得第58 屆戛納電影節評委會大獎,按照電影節規則,他自動入圍最佳男演員。

從《青紅》開始,他多次入圍各大影展的最佳男演員,總距離得獎只差一層窗戶紙。這類挫折自此開始,綿延至后來七年左右。他的電影好,他演得好,行業認可,評界認可,距離獎項只有一步之遙。這期間的很多年,他持續在較勁?!坝写稳リ┘{,《美國往事》重映,羅伯特·德尼羅叼著雪茄,摟兩個大胸妞兒,就是來玩的,一切都是為了錦上添花,不像我們,拿獎是雪中送炭?!?/p>

“2012 年之前的七年時間,一直堅持要拿獎,不拍商業的東西。當時覺得歷代首富沒人記得,詩人卻記得。當時就認為我要做個牛逼的人,留下些什么。后來別人拍劇火了,反而可以去跟我想合作的導演合作。這給我深深上了一課。那時候的執念變得更加迷茫了。直到遇見我的太太?!?/p>

“她說:你的時代會來的。那時候覺得終于有人懂我了?!?/p>

在温州开小超市赚钱吗 幸运农场 北京pk人工计划全天免费版 北京快三开户 广东11选5规律计算 十一运夺金高手预测 福建快3三不同遗漏 海纳策略配资 河南22选5玩法 fxcm环球金汇理财平台 广西体彩11选5开奖